请叫小生佐伯君

曾经我也是这条gai最靓的崽

看了罗小黑电影

我现在单方面宣布我和无限官宣了!!!!我好爱他😭😭😭😭😭

【漫评】攻壳机动队

加的某个老年动漫群的群主说是让管理写点漫评于是写了

感觉我写的莫得人看,卑微.jpg


 

大概是在上星期补完了攻壳的第一季,补完就一个感觉:是神作的调调没错了!

然后再一看,02年版的,更是不得了。

02年这个年份比较微妙,放中国就是每家每户有电视但不一定有电脑的时候,放日本不知道,估计先进点,但应该也就那样。攻壳本身的“除了特别底层的人之外,社会中其余人都装了电子脑”这个设定,我本人觉得看起来相当的不靠谱,不喜欢,但因为本身是02年的番,漫画都是98年的,那个时候的人对于未来的想象难免跟现在不一样(攻壳的设定是2029年,剧情里一代电子脑是出现在10多年前),有误差可以谅解的。

这个番主要看的也不是科技那些东西,而是科技之下,人文的那些东西。

设定也说了,人均电子脑,扯到电子这俩字有点逼数的作者自己都能扯七八个设定出来,比如什么记忆清洗你不是你之类的玩意儿,这番也有,但是这番把这些东西描述的好,所以这番就牛逼,就可以被说成是神作。女主角的设定也比较老派,现在的番比较趋向于把主角设定成一个普通人,然后把普通人主角放在一堆异形配角中间表演,但本作不一样,本作的女主角就是这部作品中的角色设定最特殊的一个——普通人只是换个电子脑,身体还是自己的,女主角是连脑子带身体都换了,这种人在本作中被称为义体人,然后义体人看了一季我就只看到了女主一个(据说第二季有第二个,但我没看不逼逼)。

这么一搞就微妙了啊。你想想一个本身就是全用电子脑的社会了,一个全身上下都不是自己的人,到底还能算人吗?

在剧情里边女主角是个隶属于霓虹zf的警察,主要管电子脑犯罪。本作绝大部分都在讲述关于破案抓人的事情,像是贯穿全季的笑面人犯罪,我一层一层看下来,一边夸笑面人牛逼一边看,一边看一边还觉得这个笑面人犯罪其实完全有可能发生在现实生活中,作者真的牛逼。笑面人起初的本意是让完全可以有效治疗电子脑用多了之后导致的脑硬化(我忘记这个病的名字了,如果错了不要见怪)的药剂重新过审,让真正得了病的人可以真正的治病,不要使用目前市面上流通的完全无效又昂贵的技术,结果却由于zf的不作为,这事儿完全没搞成。总体来看这个事情发生的原因其实就俩,一是有真药,二是故意卖假药,撇去设定来看讲的也许就是可能发生在当今社会的事情,这需要现在的人去警醒,可本作着重的并非是笑面人的动机,而是“笑面人狂欢”这个现象的出现。

在剧情里是笑面人这个事情出现后,因为反响特别大,出现了许多起犯罪分子冒充模仿笑面人作案的案件,而且这并非是有预谋的,而是纯粹的“巧合”,或者说是现象。后来看了番之后我查了下维基,维基上说这种现象叫剧场型犯罪。

而对于这个东西,我的大体理解是这样的:就剧情里描述的来说,事情发展到最后,真正笑面人是谁已经搞不清了,每个模仿笑面人犯罪的人都可以叫笑面人,笑面人不再是某件罪案的犯人,它变成了一个符号,一个象征,在某种条件下大家都愿意披着这个符号去做事(简直像tm的邪教)。

举个例子吧,就跟你有天看见某某东西在微博上被人骂的特别狠,结果你不管走哪儿都能看见这东西被人挂起来吊打,就算没它事儿也会被艾特出来挨打,你看到烦躁但只要看到稍微沾边儿也会看到这个东西被人打,从此之后这个事就不是这个事儿本身了,它被沙雕网友认定为某类事情的标志。

甚至它本身发生的原因,本身是什么样的,都不再重要。

我觉得这个现象是值得人思考的,因为现在人上网都不带脑子,容易跟风(包括我)。发生在互联网中的各种火起来的造谣的不造谣的真的假的好看的不好看的事情,我认为都有这个现象的影子(可能只有一点,我也不是专门研究理论的,就个人感觉吧,不要喷哈)。

 

整体剧情中,除了笑面人事件,我最喜欢的就是攻壳车的这个事情。

攻壳机动队的英文名叫Ghost in theshell(躯壳中的鬼魂),剧情中的设定是判断人跟AI的不同就是看谁有Ghost,人有,AI没有。攻壳车(有好几辆)是女主警队用的蜘蛛型的机器人,内核当然是超高智能的AI,本身AI并没有Ghost,但是在和警队经历了各种各样的事情,同时也自己各自之间也进行了交流之后,它们衍生出了近乎Ghost的东西——剧情到这里的时候,人和AI之间的界限已经暧昧不清了。

更特别的是每辆攻壳车其实共享信息,所以它们整体属于一个AI,但实际上每辆都有不同的性格。在它们的AI愈加成熟后,它们甚至学会了偷听人讲话,会因为想知道什么事自己看书自己查资料,各自有不同的意见,甚至开始讨论人和AI的不同,最后得出的是人有死亡而AI不会有死亡——在被送回到实验室时,甚至有了希望体验死亡的想法,因为它们本身是AI,永远不可能成为人类,可它们想体验死亡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对于机器来说从来只有关机和重启而已。

后来如愿死亡了好几台(解体了几台),还剩了3台,在第一季结局的时候自己违抗命令从实验室跑出来帮主角小队的忙,结果全灭。女主角以前的时候非常不喜欢攻壳车自己之间讨论事情(因为感觉这些车的AI进化的太快了,进化到如果无限接近人类就不适合在警队工作,而且AI太像人给人真是感觉微妙啊),但是当攻壳车救了自己的队员后她也释怀了,并且取出了攻壳车的芯片(也就是存着AI的那个东西)。当最后女主脱离躯壳,意识在网络中畅游时,笑面人问她或许到未来所有的东西都将趋于统一,到时候将什么分辨个体的区别时,女主说趋势事物往不同的方向发展的东西,就是与生俱来的好奇心了(原台词忘了,应该是这个意思)。

然后,这就是这个赛博朋克世界中的解,作者亲手给出的解。无论如何在什么情况下,只要是赛博朋克的设定,AI和人类意识就会被放在一起讨论:当身体已经不再是承载思想的必需品,区分是否是文明生物的标准到底是什么?可以跟我一样明辨是非的东西到底能不能算作生物?在这种情况下,人类本身何去何从?

说实话,这个问题我们放到2200年再讨论比较好(笑)。

 

总体来说攻壳机动队是一部值得看的好番,可以看到后来出的很多的赛博朋克相关的作品都有它的影子,说是赛博朋克古早神作之一没人有意见吧(笑)?画风是02年的画风,但是剧情真的很棒,适合在三天假期内一口气补完的好番。

 

 

2019.8.18 14:59 佐伯


打完了!!!!!!

【炤云】梦魂(上)

我没见过莲花能长在鱼缸里,所以下面的内容都是鬼扯,看就行别较真

之前发过,太短了,删了重发,多了一点内容



 

“什么病?”

“……我没病。”

 

一觉醒来脑壳疼。

睁开眼睛伸手不见五指。

缙云茫然了一秒,手一拐开了床头灯。

 

客厅的水缸在放水。

房间门没彻底关好,所以缙云能听到咕噜噜的、细微的水声。他能想象到那些金鱼钻过奇形怪状的珊瑚的样子,缸底的石子在微蓝的灯光下沉默的倒映着珊瑚和鱼的影子——在这个时候,整个客厅亮的东西也只有那个鱼缸。

现在是夏季。之前热了两天,这几天一直在下雨,湿气重的让人很不舒服。

缙云打了个喷嚏,发现自己感冒了。

 

这是个比较稀奇的事情。

缙云是做地质勘探的,这行的往往一年四季都在外边跑,不管男的女的都锻炼出了不容易生病的好身体。但缙云今天生病了,而且情况还挺严重,鼻子堵着额头烫着,脑子疼的跟要炸了一样。

起床的时候缙云觉得自己简直腰酸背痛。他拖沓着拖鞋去烧水,板蓝根放在客厅的电视柜里,鱼缸内的蓝光投射到了对面的墙上,对面的墙上水纹随着鱼缸内的换水口子微微晃动。窗户外车水马龙光怪陆离,钢丝刺啦一声拉扯着铝制窗户,鸣笛声和警车声响成乱七八糟的一片——奇怪,这房子买在了小区里头,外面就算再吵也不会太大声。缙云被这声音吵得头疼,站了会儿蹲在电视柜前翻那盒很久没喝过的冲剂。

可能是幻觉吧。

他的嘴唇干燥连呼吸都带着莫名的焦躁感,眼睛干涩,耳朵隐隐约约的发烫发胀。这样的情况在喝下那杯板蓝根之后好了很多,说不清是冲剂的作用还是热水的作用,缙云觉得自己舒服多了,他洗了杯子,回房继续睡并不说得上安稳的觉。

一粒黑色躺在鱼缸内。圆圆的、不大不小的一粒,混在鹅卵石和珊瑚之间,说看到也能看到说看不到也看不到的模样。水变得浑浊,金鱼瞪着眼在珊瑚间游过,换水器的嗡鸣声停止,对面的墙的水光默默的晃动着。

 

从莘县回来的时候,勘探队带回了一些古莲子。

这些古莲子被装在塑料的透明的保存袋里,和它有相同待遇的还有雕刻着莫名花纹的陶器碎片以及玉石,更大的箱子里放着长条状的铁器。缙云不是那种能同时熟练岩层结构和古文物发掘的类型,和他一样的还有另外几个同事,有几个教授倒是留在了那里等专门做这个的人去,回来的这些人需要把这些东西上交,然后整理此次出行的报告。

比起这些琐碎的东西,更让人在意的是这些莲子本身。这些莲子是在地下河的河床里发现的——位于由枯朽的水生植物残落物所形成的“泥炭层”,其研究意义远远大于种植意义。在场的没有人能确定这些莲子的具体年限,从现场看起来,这些莲子被埋个几百年或者上千年也不是没有可能。

大约是早上6点的时候缙云又醒了一次。那包莲子被他放在了鱼缸上面,袋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划破了口子,莲子在投食口边晃晃悠悠,在掉下去的边缘疯狂试探。缙云从抽屉里翻出新袋儿把莲子放进去,小心的折了折口子。

他心情说不上好——马虎得居然忘了重要的研究物,实在不像是自己的风格。

 

从家到局里要坐半个小时的地铁。

其实有车,但这个时候路上都很堵,所以缙云一般不开车。上地铁的时候缙云觉得头重脚轻,旁边的女士涂了味道说不上清爽的香水,光是闻到味道就让缙云觉得很难捱了。

这几天一直是一副要下雨的模样。

出了地铁之后,一股子霉湿腥臭的气味扑面而来。地板被人群踩得脏水涟涟,冷风穿过地铁通道,呼啸着往前到缙云不知道的地方去了。缙云看到墙壁上淌下一道道水,地面上湿漉漉的大抵也有这儿的一份功劳。这不应当,天气已经开始冷了,现在空气却湿得像是盛夏的梅雨季——但天气这个东西向来说不准。缙云拽了拽说不上舒服的领口,朝出口走去。

到局里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

姬轩辕绕过来跟他打了招呼,顺手把莲子捞走,嫘祖一边煮咖啡一边笑骂姬轩辕轻佻。司危是咬着面包来上班的,看样子是昨天又熬了夜,眼圈乌青披头散发。怀曦抱了一堆文件回来,揉了揉眼睛在近视的路上越走越远。缙云开电脑写报告,他习惯用电脑看照片分析然后用手写,手写完后再手动输入到电脑中,再配上一杯枸杞水活生生的一个老干部。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所有人抬起头。

局长说:“停一停,给你们介绍下新同事。”

他身后,一个俊美的男人走到了前面。

 

新同事名字叫巫炤。

长得不错,身高一米八腿长一米二,脸有种雌雄莫辨一般的好看。似乎是因为常年浸润研究还是什么,巫炤身上有种颇为强势的气场,他的每个决定似乎都会让人无法反驳立即执行。

他的头发也很长,及腰了,松松的在腰间装模作样的束了一下。身上的衬衫是贴身的,微妙的贴合出说得上美观的肌肉和精瘦的腰身,这对一个本质工作偏向于书面的人来说,算是颇为难得的了。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皮肤异常苍白,隔得近了缙云还看见了他苍白皮肤下的细微的、青的红的血管,这不是一个身体健康的人该有的样子。

像个从少女小说里走出来的吸血鬼。

局长给巫炤指了屋子里边的那个办公室,巫炤点了点头,贵气而疏离。

说起来这也是个事。上一个坐办公室的人因为升职离开了,办公室空了半年,缙云却没什么感觉——因为坐办公室的人不会直接跟着他们出去考察。

但巫炤不一样,这个不一样主要体现在他长得好看。午休的时候缙云看了眼手机,微信群不知道什么时候弹了+99的消息,主要说话的是司危,嫘祖和怀曦偶尔回了几句哈哈哈小黄豆。巫炤要来这边上班不是什么特别私密的事,私密的是巫炤本人——包括缙云在内的这一圈上班的人仅仅是知道有人来接替职位,但不知道接替职位的人具体是谁。

司危在自己的几个小姐妹群逛了一圈,回来说巫炤是空降,据说先前在一个大学当教授,不知道为什么就到了这儿。

大学教授。

雨还在下。正常下班时间是五点,缙云自己留到了九点。

茶水间放着红牛和咖啡粉。缙云随手捞了包雀巢泡热水,水一倒,透过氤氲的水雾,他看到办公室的门虚掩着,灯还亮着。

巫炤还在。

缙云敲了敲门,里面的人说进来。

巫炤站在书柜前。那些书柜里全是陈年积累下来的各种各样的考察记录,从沙漠到热带丛林,种类繁多混乱,咋一看十分让人眼花。但巫炤显然不眼花——他自个儿手上就是本莘县的考察记录,这一次缙云一行人去的就是莘县,这些考察记录缙云自己也看过。

缙云说:“外面的人已经走完了,你自己注意小心。大门大概是十点的时候锁。”

巫炤将手中的记录放回书柜。他没说话,缙云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水汽在某个时刻忽然变冷,穿堂风自巫炤身后的窗户吹进来,缙云某一瞬间凉得发慌。

巫炤说:“……缙云?”

缙云回答:“我是缙云。”刚才打的那个寒颤,简直像个幻觉。

巫炤盯着他看了会儿,低低的应了一声。


最近看了强风吹拂。

虽然喜欢但不是能磕cp的动画,比起腐啊还是其他什么的我还是喜欢原作向的感情,用什么爱情形容他们就太油腻恶心了。

退一万步来说能磕cp也是灰二×走这对,但是因为只要有爱情就会让我觉得很ooc,所以他们的同人cp向小说漫画我一个都接受不了。

快退回到自己入同人圈之前的状态了,入同人之前也是觉得同人很怪,一是因为大部分的同人其实就是很ooc,看了就是毁角色,二是因为觉得除了作者之外的人都不配描述原作中的感情,只有作者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样的,粉丝并不知道,粉丝可以无限接近,但粉丝不会完全了解。

啊。

如果有喜欢强风吹拂的可以私信我扩列。

玩古剑三的一点瞎逼逼↓

之前因为赤厄阳卡了好长好长一段游戏,差不多一个月没玩,这周末种了两天田攒好药把boss过了。

最6的是经常打怪打着打着就自己掉下去了,我是真的委屈2333333

然后吧之前看了一点点炤云的同人,结果今天过了不少剧情,现在看那些同人左看ooc右看也ooc,俩字,dan疼

而且剧情洛月糖真的齁死我,这对我可以!

可能等游戏通关以后会尝试写一些这游戏的同人,当然我写也会ooc就是了

跟很多人聊过天,聊磕cp的事情

怎么说呢,现在觉得吧,有的作品里的“一对男人”,他们既不适合谈恋爱也不适合被称呼为同伴,一定要说的话,他们应该算“搭档”吧

打算退坑剑三同人了,感谢喜欢。

已经发表的同人不会删,可以继续看。

子博客的一些坑会继续更新,更新完坑之后就不再更新了。

我玩的很开心,感谢。

取关随意。


说实话这个问题我考虑了很久。

到了现在之后,基本上跟人聊起剑三的同人啦——明唐啦其他的一些,都让我觉得很痛苦。

后来我发现云玩家确实有局限的,而且这个局限超乎我的想象。

而且剑三同人圈里对各种我比较雷的梗还有其他的东西都比较宽容,我经常撞雷,而且经常是大半个tag都是雷,这让我非常痛苦。

我再也写不出什么有趣的剑三同人了,就算写出来连自己也毫无期待感,就算写出来,大概也不会有人喜欢吧。

我打算主动退出。


之后可能会去小号玩一段时间放松心情,这个博客应该会暂时不会发什么东西。

不过说实话现在没什么坑了,可能也没什么动力更新。我本来就是那种很难喜欢上什么的人,当初写剑三同人也只是因为真的非常喜欢唐门,现在也到了坚持不下去的时候。

不管怎么样,感谢你们曾经关注我。

【明唐】包养一只喵哥


成熟稳重年上炮和契约情人年下喵
正文里没有提过,炮是雪河大大佬,喵是破虏小漂亮

某三: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8168227

炮偶尔会偏头痛,虽然不严重,但是断断续续三年了也很烦。

喵偶尔会偏头痛,虽然不严重,但是从出生到现在也很烦。

炮和喵都找的同一个大夫治疗。炮认识的那个大夫性格比较阴冷,内地里很愤世嫉俗,喵认识的那个大夫性格比较皮,内地里很冷漠。

炮和喵就是这么认识的。从大夫那里前一脚后一脚的出来,一起吃同样的面,一起呆同样的地方,一起同样的沉默,一起离开的时候偶尔的道别。

说不上交集有多少,所谓的君子之交淡如水跟这也差不多了,虽然两个人明显都跟君子搭不上关系。

炮就这么默默的对喵有了好感,可能是因为喵比较安静。喵就这么默默的喜欢上了炮,看炮的眼神里慢慢带上了某种不敢让人直视的厚重情愫。

就这么下去似乎也不错。炮也觉得不错,喵也觉得不错。有一天炮的偏头痛特别严重,躺床上睡了两天终于好了点。炮跟大夫说起喵的事,跟以前决然不同的是,大夫皱着眉说他不认识这个人。

炮有点慌。

但很快,大夫就说他想起那个人是谁了。

 

自从这次之后,炮的偏头痛越来越严重。

炮跟喵呆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长,喵跟炮呆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长。

喵跟炮在一起的时候突然说了句:你是真的存在的吧?

炮说:你真的叫这个名字吗?

喵炮心中同时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对,明面上维持着暧昧的关系,炮在暗地里调查喵这个人,喵在暗地里调查炮这个人。炮所在的地方,所有人提起喵都是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喵所在的地方,所有人提起炮都是一副这人真惨的样子。

喵是一只浩气喵,武功非常厉害,被陷害赶出了阵营。阵营正在当家的那位是喵的死敌,喵的下落只有亲友才知道。

炮是一只恶人炮,武功非常厉害,三年前中毒的后遗症就是偏头痛。炮的师兄师姐全都战死,炮之前谈的情缘劈了腿,劈腿对象是指挥,炮离开阵营后只有人看见了他在枫华谷出现过,其余未知。

炮贪恋喵的陪伴,所以想搞清楚一切。他想办法联系到了浩气的人,打听喵的时候被浩气其他的仇人追杀,好容易到了喵所在的地方。

喵贪恋炮的目光,所以想搞清楚一切。他想办法联系到了恶人的人,打听炮的时候被恶人其他的仇人追杀,好容易到了炮所在的地方。

炮看到了喵的墓,喵看到了斑驳腐坏的千机匣。

炮抱着喵的骨灰跳崖,喵抱着炮的千机匣窝在山洞奄奄一息。

 

……

炮觉得自己的偏头痛犯了。

主要是月前中了个五毒的什么蛊,偏头痛这东西就开始了。离开阵营之后还莫名其妙跟个喵撞在一起,明教穿着一身蓝衣服,一看见他就吹胡子瞪眼的逼逼两句恶狗。

炮又气又笑:有本事你别我在一块儿啊?有本事你回阵营啊?

喵切的一声别开眼。

炮咦的一声看了眼外边:我觉得你有点倒霉。

喵:?

炮说:追杀我的人来了。

喵:??

炮说:是恶人。而且有五六个,我觉着你我都活不了。

喵瞪了炮一眼,炮抑扬顿挫的停顿了下:不过嘛——

炮笑嘻嘻:三个臭皮匠一个诸葛亮嘛。我俩好歹顶一个半多的诸葛亮,若是能好好合计,当然是能跑掉的。小哥,就看你肯不肯跟我这恶狗打交道了——

喵皱起眉:怎么做?

破庙外头风雨大作,雷霆作响。庙内法相端庄肃穆,慈目不语。

 

 

End.



记个梗,爽完了

别人打游戏:刷刷刷刷刷

我打游戏:AA嗑药AA嗑药AA嗑药